我怀孕后,才是婆媳关系的开始

?

Chapter1

怀孕第8周,我开始出现严重的孕吐。

老公工作忙,难以照顾我周全。于是,婆婆便拎着大包小裹轰隆隆地入住了我们这个小家。

婆婆非常勤快,自打她住进来,就主动承包了家里的所有事务,顿顿想办法给我做可口的饭菜。虽然怀孕初期过得异常艰难,但我内心仍充满欢喜和感激。闲时常能看见大家分享孕期遭遇的种种奇葩事,我还暗自庆幸,自己摊上个贴心的婆婆。

怀孕12周后,孕吐终于有所缓解。周一到周五,婆婆一如既往地做好晚餐,等着我们下班回家。但到了周末,我发现婆婆好像有些变了。

某个周六凌晨四点多,我被饿醒。老公被我推醒,进了厨房就开始忙活。

婆婆被勺碰锅、锅碰碗的声音惊醒,隔着房门,我隐隐听见她趿拉着拖鞋走进厨房问了句:「天还没亮,你干啥呢?」

老公小声说:「我给她做点吃的,她饿了。」

婆婆顿了顿,说了句:「这不都过了三个月了吗?不能自己做?」

都说女人怀孕生子,就是用十个月的皇后待遇换来一生的娃奴生涯。

那时天未亮,周遭寂静,婆婆的不满尽数落进我的耳朵里,一字一字地扎到我的心坎上,不是说有十个月吗?怎么皇后的宝座说翻就翻?

八点钟,我起床洗漱,婆婆早已出门跳广场舞。

厨房里冷锅冷灶,老公见状要去煮粥,我心疼他,便坚持自己做饭,但他执意不肯。他说:「我也不能为你分担辛苦,做饭伺候你,那还不是应该的嘛!」

老公出去给我买水果的时候,婆婆回来了,见我正窝在沙发里,便走过来坐下和我唠家常。

「怀孕肯定要受罪,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我年轻的时候,怀孕后什么活儿都没耽误!」

我就笑笑不说话。

婆婆见这针似乎没有刺透我,接着说:「我连月子都没坐,下午分娩,上午还在地里干活,生完孩子第二天就下地了!你看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类似这样的话,我听别人的婆婆也说过,那时便感到十分不解,没人照顾、没坐月子是因为条件所致,又不是你们心甘情愿这样,难道当时条件允许,你们不善待自己吗?

在一个女人最脆弱的时候没有得到善待,这并不值得骄傲,而且我们现在根本没必要讨这份苦头吃啊!

Chapter2

孕12周过后,产检越来越密集。

那日,我正在对照医院列印的电子病历註明产检日期,婆婆走过来看了一眼,便惊唿道:「现在的医院就是骗钱,我们那时候谁做过产检啊,生下来的孩子哪个都好好的。你可别去做这么多产检,有辐射,对孩子不好!」

我仔细看了看产检单子,都是一些必检项目,也不存在有辐射的检查,于是向婆婆解释:「这都是必检项目,也没有辐射,另外社区医院还会有一些不定期的小检查,这单子上还没列明呢。」

婆婆一脸的不情愿,想了想,又问了句:「这些检查得花不少钱吧?」

我说:「花多少钱都要做,这点不能含煳。为了确保结果准确,我们打算不做唐筛,直接做无创。」

婆婆颤巍巍地问了句:「那得多少钱?」

我说:「2500块,但是结果比较准确。」

婆婆再未说话,坐在沙发上给老家的亲戚、老姐妹打电话,到处询问孕妇产检的事情,一边听一边痛陈大城市的医院是多么无耻。

放下电话,婆婆开始向我介绍「经验」:某某家的儿媳妇,怀孕时就没做过产检,孩子生下来照样健康;

某某家的女儿是乡卫生所的大夫,她说吃维生素、做太多产检没必要,人家可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大夫……

说来说去,她又讲回她自己:「我生了三个孩子,哪个也没补过也没检查过,你看现在,各个都健康长大,还都考上了大学!」

刚好这时,老公买菜回来。她赶紧迎上前,把我数落一番。

老公自然是不认同她的,不做唐筛改做无创就是他提议的,他说我们年纪大了,不要在这里省钱,孩子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婆婆意识到在家里找不到同盟,因此非常伤心,又很生气往昔那个事事顺从他的乖儿子怎么就「叛变」到如此地步,更加不理解过去那个事事都要听她建议的年轻人竟然开始无视她的权威。

她把自己关进屋里,门摔得山响,足足生了一天闷气,才肯与我们说话。

两个月前,我的闺蜜离婚了。我去看望她,她对我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有一种婆婆,她曾吃过苦,总想着以后我不能让媳妇再吃这种苦;有一种婆婆,她也曾吃过苦,但她觉得我吃过的苦,你凭什么不能吃?有些女人啊,年轻的时候自轻自贱,到老了就开始轻贱别人。她们觉得这叫传承。」

我当时还不能明白箇中滋味,现在终于能够理解。但日子还要继续,婆媳还要相处,我不想因为她影响如今的美好生活。

可是,她六十几年的生活经验根深蒂固,不可能被一朝颠覆,面对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她如能沉默着适应,已是最大的诚意。

Chapter3

婆婆在我家住得越来越不顺心。

从前来小住,我和老公多半会迁就她,不是我们愿意接受,而是我们觉得这些可以承受。

但现在不一样,涉及一个鲜活的小生命,为人父母,谁不想护孩子周全,我们再也做不到事事顺她心意,这让婆婆感受到空前的落差。

怀孕30周时,我和老公开始面试月嫂,我从婆婆的眼睛里看到了愤怒、伤心。

她却全然忘记了,当初是谁为了逼我不做产检而说出「你们要是不听我的,这月子我可伺候不了」的话来,她觉得这句话足以威胁我们,却没想过我们从来就没有让她伺候月子的打算。

面试月嫂的时候,她落寞地坐在一边,迷茫地听着月嫂讲述科学育儿知识。

什么?孩子不能绑腿?

什么?一年不能吃盐?

什么?婴儿不能枕枕头?

什么?还得做抚触?什么是抚触?……

一个个疑问从她的心底冲出来,但她没有问出口。因为她已经慢慢发现,虽然她做好了在这个小家独当一面的准备,但她并不是如此不可或缺。

足月时,我选择做剖宫产手术。脐带绕颈、宝宝太大加之我身形瘦小等因素,决定了这是最安全的选择。

婆婆非常不认同,只恨恨地说了句:「就是医院想要多赚钱!剖腹产费用高!」

陪同的闺蜜是麻辣性格,她本身就是护士,听到婆婆的话,笑着说:「阿姨,您也看到了,这妇产科都忙成什么样了,医生和护士都不够用,床位紧张得不行,我们恨不得大家生完就回家,谁有时间骗你们的钱啊!」

好在宝宝顺利降生。事后我听我妈说,听到孩子啼哭,老公哭了,婆婆也哭了。

我知道,老公是为了新生命的降临而落泪,而婆婆大概是为了自己那孤独而又迷茫的晚年以及不得不面对的「新生」吧。

出院的前一天,一家人过来接我。婆婆一直站在门口,满脸期待中透着小心翼翼和心有不甘。

我让她抱宝宝,她想了想,终究说了句:「还是你们抱着吧,我老了,怕自己抱得不对。」

说完这话,她便一直跟在月嫂的身后,我懂,她在偷偷学习。

我的心顿时变得有点软、有点暖。

四十年前,她幸福地步入婚姻,也不会想到等待她的,是岁月对她的无情雕刻,她从少女的抗争到不适应到麻木地融入再到成为旧式观念的守护者,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如今,她到了晚年,却不能像她的婆婆那样站在食物链的顶层去雕刻我,反而还要解锁、击溃自己半辈子守护的所谓「妇德」,大概是更痛的磨砺吧。

但面前的她让我相信,她会慢慢适应的,过去她要适应的是不堪的现实,现在她要适应的是更好的生活。她从她的婆婆那里学会忍受,我希望她能从我身上学习到怎样才是更爱自己。

文:王小毛来源:分忧杂志(fenyouzazhi-weixin)侵删

Copyright ? 2022 婆婆资讯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yxhaoting.com | 中农 | 导热油 | 有限公司 | 网络科技 | 有限公司 | 工程 | http://astronomovil.com | http://qdnewhouse.com | http://hnsdbxf.com